第135章 两千九百九十九块九毛九
书名:我开外挂卖锅盔 作者:三十寸为一寻 本章字数:2720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8 08:21:22

开门的是王谨,见是百家寻一家便笑呵呵地打招呼:“伯父伯母新年好。”

“小谨新年好。”寻妈和百有才掏出早就备好的红包递到王谨手中。

王谨接过,拉着百家寻嘿嘿笑道:“所有人早就到了,你怎么才来?”

说着这就要把百家寻往卧室里拉,百家寻一个激灵。

那卧室,不正是当初跟她扮“醉酒后回家的丈夫”剧情的家家酒的那间吗?

忙摆手说道:“我去给百爹他们拜年。”跟着父母便进到百爹的书房。

百爹的书房没多少书,倒有一个小电视,电视里的节目常年都在放国内外的拳击大赛。

不过由于是春节,小电视没开,在书房当中立了张牌桌,现下众人陪着百爹在打麻将。

随着父母的一声问候,百家寻也跟着说道:“百爹,七大姑八大姨……新年好,祝百爹福如东海,寿比南山。又祝七大姑八大姨……恭喜发财、财源滚滚,滚汤浇雪,雪兆丰年。”

原本都在打牌,百爹听到百家寻年话后也是微微一笑,点头说好。

只是当百家寻连同把牌桌上、牌桌旁边一并亲戚全都拜一趟后,所有人都惊得不打牌了。

全都面露好生欢喜的表情连连道:“这是有才家的儿子吧?真是会说话啊!”

“要知道,除了小谨一个个给咱拜了年之外,也就只有有才家的儿子这么乖巧懂事了。”

“瞧你嘴巴这么甜,家寻啊,来来来,我这有个红包,借你吉言,让我财源滚滚。”

有一人掏出红包,其他人自是不让,牌桌上你财源滚滚,那不就代表其他人财源滚开?

于是纷纷掏出红包往百家寻手中塞,百家寻哪会要他们的红包,连连摆手:“这怎么好意思呢,哎呀,别再塞了,我手都拿不下了啦,我这刚脱了羽绒服,身上的毛衣也没个口袋。”

说着,顺手又穿上了羽绒服。

一旁的寻妈跟百有才瞧得是一愣一愣的,这小子,什么时候这么滑头了?

王谨则一双眼直勾勾瞧着往百家寻身上、手中、口袋里递的红包的数量,闷在心里数着:

“一个、两个、三个四个……好家伙,那个谁,居然偷偷塞了两个,那就比我多一个。”

轮到百爹给红包时,百爹依然是在给之前,说一两句长辈勉励晚辈的话:

“家寻啊,本来呢,你都已经过了十八岁,不再是个孩子,压岁钱自然是不好再收了的。不过我更认同另一种说法,那就是在你工作之前,都还只是个孩子,所以我这红包,是期望你将来有一份好的工作,最好能像你滔滔叔叔那样,在外边事业有成,娶个大城市里的姑娘。”

说着,将红包递给百家寻。

只是就在所有人殷切地期待之下,百家寻却并未收下红包。

众人纳闷,却听百家寻说道:“百爹,你说我最好能像滔滔叔叔那样,在外边事业有成,娶个大城市里的姑娘,我是一百个愿意,也希望以滔滔叔叔为榜样。这红包我本来也是满怀欣喜和期待地想要收下,可你却也说了,这红包是给作为孩子的我的,这就有些尴尬了啊!”

百爹问道:“有什么好尴尬的?”

百家寻说道:“我现在既已十八岁,又还参加了工作,这就完全过了收你红包的条件。”

“呃,”百爹把红包放一旁的桌子上,“参加了工作是好事,可你现在不正在上大学吗?”

百家寻说道:“当初滔滔叔叔就曾说过,他老板,在上大学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做生意了。”

“所以你现在已经开始做生意咯?”百爹推了一把麻将,众人也都跟着开始推麻将。

百有才站牌桌旁,表面上看着牌桌,耳朵则竖起,想听听百家寻到底要说什么。

寻妈也是如此,只是她已经知道百家寻搁学校做锅盔生意的事,担心他这就要说了。

王谨惦记别的事,站门旁边一会关门,一会开门,好生无聊透顶。

百家寻说道:“做生意谈不上,一点小买卖,像我隔壁寝室就有人在宿舍弄了个小卖部。还有一个更是好笑,刚开学那会,他给人家军训中的新生,不管男女,都推销护舒宝和苏菲。”

一听是女性私密的东西,就算是大人,还是不自觉有些不好意思,脸色微红。

要知道,把这种东西卖给女生倒也没什么,解决生理需要嘛。

只是这种东西又卖给男生,难道是替女朋友买的?

可“军训中的新生”这样的前提明显不像。

于是牌桌上的众人饶是好奇,却也并不询问,只能是期许百家寻自己把答案公之于众。

可是百家寻接下来便不说话了,好在好奇心胜过羞耻心的王谨开口替他们问了:

“这人真是傻,这东西给女生推销都不一定有人买,还连男生一块推销。”

只听百家寻说道:“这人傻不傻我不知道,不过据说一个星期他就赚了别人一个月的钱。”

众人惊道:“那这个人还真是会做生意。”对军训中卖护舒宝和苏菲的事更是好奇了。

终于,百爹忍不住问道:“给军训中的新生推销护舒宝和苏菲,就这么赚钱?”

百家寻笑道:“有需要就有市场,就算这里本来没有市场,也可以开拓嘛,只要东西本身是被人需要的。像新生军训,往往是一件艰苦的事,听说每年军训下来,大学生被磨破的鞋子都可绕学校操场一圈。我更是亲身经历过,一天军训下来,当真是腰酸背痛,脚底起泡。”

“军训我也不是没参加过,你说的也确实是事实,可这跟护舒宝和苏菲有什么关系?”

王谨今年上大学,刚好就参加了军训,那种苦日子,当真是历历在目。

“我都说得这么明显了,你却还不明白,看来你当真不是做生意的料。”

百家寻的话把王谨弄得气呼呼的,在座众人对于牌桌上的技术人人都比百家寻要强。

可说到做生意,确实一个比一个要拿不到台面上,到现在,都还跟王谨一样没搞明白。

听百家寻这么说,虽然每个人手中都搓着麻将,可脸上已是热得滚烫,好生羞愧。

百家寻也不卖关子了,公布答案道:“事实是那人把舒服宝和苏菲当作鞋垫卖给那些新生的男生与女生们。这样男生与女生在用了护舒宝和苏菲的鞋垫后,脚就不会那么痛了。”

众人恍然大悟,有种这么简单的事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感觉。

百爹叉开话题道:“你说了这么多,那你在大学期间又在做什么生意?”

百家寻说道:“跟寝室开小卖部,和那位同学给新生卖护舒宝和苏菲差不太多。”

百爹又道:“那你现在一个月又能赚多少钱?”

百家寻指了指百爹放桌上那红包,说道:

“工作有好有坏,一个月赚一百来块的,自然算不上好了。而一个月能赚个上万的,相对大多数人来说可以称作好。这只是我个人理解,只是不知道百爹对好与坏又怎么定义了?”

百爹想了想,说道:“也不求你现在能赚多少钱,但既然是工作,就按标准的三千好了。”

百家寻笑道:“那我刚好就是两千九百九十九块九毛九,百爹,谢谢您老红包。”

说着,百家寻一伸手,顺走了百爹放桌子上的那红包。

……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